中央文件中关于分配问题提法的两处修改及原因

中央关于分配问题的提法,有两处做了重大调整,分别是“按生产要素贡献分配”修改为“按生产要素所有权分配”和“效率优先,兼顾公平”修改为“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处理好效率与公平的关系,再分配更加重视公平”。

关于按生产要素贡献分配的提法问题

实际这是西方经济学引起的混乱,马克思主义主要研究资本主义生产,把资本分为不变资本与可变资本。原材料、厂房、机器设备这些都是不变资本,它们是一次或者是分多次转移他们的价值到新的产品中的,劳动者的劳动才是价值增殖的。我们给生产要素所有者的分配不光是补偿磨损的部分,还有增殖部分,这个部分包含了工人劳动的贡献。

退一步讲,即便我们承认西方经济学的价值论,分配应该给作出贡献的主体。在生产过程中,参与的土地为例,假使土地对增长有贡献,我们应该把剩余分配给土地,而不是生产过程中根本没有贡献的土地所有者。 实际上,土地所有者取得地租是因为他对土地的 所有权 ,而不是贡献。

分配的效率与公平问题

中央文件关于效率与公平问题,曾经有“效率优先,兼顾公平”的分配原则、“初次分配注重效率,再次分配注重公平”等提法,十七大又提“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处理好效率与公平的关系,再分配更加重视公平”等等。这些提法都包含了错误。

首先,分配不涉及效率,效率是生产的内容,公平是分配的内容。所以,正确的提法应该是“生产注重效率,分配注重公平。”

这么说并不是分配不会影响效率,生产和分配是有影响的, 我们不能指望不公平的分配带来高的效率 。如果分配不公平,就是打击真正有贡献的人的积极性,而且会使人们不去注重提高自己的价值,而是想尽方法搞歪门邪道,从而影响效率。

第二、 没有一个国家二次分配对改善公平有很大作用 。福利制度比我国更好的欧美也没有。初次分配如果不公平,很难期望二次分配会更公平一些。

第三、之所有有些人把效率与公平对立起来,是因为他们把平均主义当成了公平。但是平均主义并不是公平,干多干少一个样怎么能算公平。

第四、关于机会平等:实质不平等的机会平等对整体社会是损伤的,不平等程度轻微会损伤积极性,不平等严重则会造成社会动荡。暴力时代如果也讲“机会平等”——乱世英雄起四方——事实上是严重的倒退。并且实质不平等是无法保证机会平等的。